广州鼎甲官方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容灾备份:大数据时代已容不得“措手不及”

       您的数据备份了吗?

  5月27日傍晚支付宝因“光纤被挖断”大规模服务中断,28日携程网也因故障“瘫痪”。两个靠数据吃饭的大型互联网企业,偏偏在数据安全上出了问题。公众在惊叹“网络支付、在线支付到底靠不靠谱”的时候,也为中国数据容灾备份水平,以及应急处置能力捏了一把汗。

  然而,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安全事故并不是偶然发生的,事实上,近些年来飓风、地震、海啸、火灾等自然灾害的频发,以及电脑病毒泛滥、黑客攻击猖獗等日益严重的互联网危机,已让无数企业遭受了数据丢失所带来的沉重打击。而且近年来,在全球范围内,数据安全事故有增无减。

  尽管支付宝和携程网数据安全事故是突发事件,在事故发生的几个小时内就恢复了平稳运行,但业内专家仍表示,大数据时代,已经容不下“措手不及”了。

  据 IDC 报告显示,2020 年全球企业数据总量将从目前的 1.2ZB 上涨至 35ZB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这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十年以及更长的“大数据”时代里,需要有一种容量更大、安全性更高、数据存储及恢复更快的容灾备份解决方案,来应对数据爆炸性增长的局面。

  云时代,更需要正确的容灾备份观念

  如今,人们对数据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然而,很多人对“容灾备份”的认识并未与时俱进。很多企业,甚至政府部门,对容灾备份的认识并不清晰。很多人都认为“容灾备份=拷贝”。如今,也有人提出,使用“云容灾”可以完全解决断服的问题。

  然而,“云容灾”似乎不是打开数据安全之门的万能钥匙。最近几年,Google、亚马逊等提供最先进的云存储技术的企业都出现过大量客户数据丢失的情况。

  对此,国家第八批“千人计划”专家,现任美国克莱姆森计算机科学系终身教授的王子骏表示,云容灾和传统的容灾备份的差别只是备份介质不同而已。云容灾是将备份数据保存到云存储中。有人认为,什么东西只要放到云端就安全了,这个观点是不正确的。

  “所谓的云,也是由一些大大小小的数据中心所构成的。而这些数据中心本身的容灾常常被人们忽略。支付宝出现的问题就是一个典型的数据中心容灾被忽略而造成的灾难。另外,中国的网络带宽不足,以及昂贵的网络通讯费用也是云容灾本身无法逾越的障碍。”

  王子骏,自上世纪90年代从事软件及容灾备份相关领域科研工作至今。于2001年获得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的博士学位。2009年,王子骏教授携带先进的存储备份软件设计和开发技术回国创业,与多家企业和个人合作创办了专注于容灾备份的广州鼎甲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王子骏认为,云存储厂商应该和容灾、备份软件厂商合作,共同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容灾、备份解决方案才是上策。

  然而,目前国际上具备企业级全方位容灾、备份技术的软件厂商在和云存储厂商合作方面表现得并不是很积极。不仅容灾、备份软件厂商不愿与云存储厂商合作,即使是客户也不敢轻易将自己的核心数据备份到不知落在何处的云存储中。

  对此,王子骏分析说,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在于,这些企业级容灾、备份软件是客户核心数据的最后保障,如果和云存储厂商合作,一旦出现客户数据丢失,将很难界定和区分责任。

  另外,很多容灾、备份软件的备份数据缺乏加密保护、恢复权限控制等功能,如果数据存在云端,很容易被不法之徒窃取。鼎甲在云容灾方面,通过容灾备份一体机和高效、可靠、安全的云复制技术,提供了一套多级、多维、安全、可靠的云容灾解决方案。

  容灾备份,中国离世界有多远

  其实,容灾备份既不是大数据时代催生的,也不是一个新事物。早在20年前,传统行业主导世界经济的年代,人们已经开始着手研究容灾备份问题。遗憾的是,中国容灾备份产业相对滞后。目前,国内数据安全领域98%的市场还是被美国产品占领,目前我国还没有一家中国存储备份软件厂商能够打入国际市场。

  一方面,很多中国的容灾、备份软件“技不如人”;另一方面,中国用户在心理上更愿意接受国外品牌的产品,而对中国自有品牌的产品缺乏信心。

  对此,王子骏表示,中国容灾备份产业发展滞后的原因有很多,比如,政府和企业对数据资产的价值认识不足,对容灾、备份并不重视,IT管理人员对容灾、备份的理解和掌握不足,等等。但最核心的问题是“技不如人”。

  “从技术层面来讲,中国目前还缺乏研发基础软件的公司和人才。要研发出一套优秀的存储备份软件,需要精通信息系统的每一个层面,从存储体系到网络架构,从系统驱动到应用软件,从操作系统到应用软件,从文件系统到数据库样样都要精通。但是,目前中国太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了。”

  “一方面,中国的大学教育要跟不上信息化系统变化的脚步,另一方面,政府应该给企业更宽松的创业环境,做到产、学、研相结合”王子骏说。

  容灾备份是产业也是责任

  目前,接二连三的系统、数据安全事件已经让人们意识到容灾备份的重要性,看到了容灾备份市场蕴含着巨大的商机。况且,很多国家级的核心数据如果依靠国外的软件进行容灾备份,也会使国家的数据安全处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CEC)(以下简称“中国电子”)董事长、党组书记芮晓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中国电子作为电子信息产业国家队,在保障国家信息安全方面责无旁贷,我们要推向深入信息安全系统工程,同时联合产业力量,共同铸造我国网络安全新长城,托起中国信息安全强国梦。

  前不久,王子骏执掌的鼎甲科技获得中国电子的战略投资,正式承担起保护国家数据安全重任。王子骏告诉记者,鼎甲在创业的前几年,一心专注于产品研发,并没有在意短期的盈利,这也受到了一些人的质疑。不过,鼎甲不为所动,还是坚持先做好产品,最终其理念和产品得到了认可。中国电子投资鼎甲就是对鼎甲技术的充分认可。

  “认认真真地练好基本功,在技术上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这不仅是振兴企业、发展产业的需要,同时,也是我们鼎甲公司必须要肩负的社会责任。”

  憧憬:成为国际一流容灾备份供应商与服务商

  1999年至2002年间,王子骏在Veritas Corporation任职高级软件工程师,与公司软件架构团队一起设计了世界著名的企业存储管理软件Backup Exec,该软件是Windows操作系统下首选的存储备份软件,年销售额超过6亿美元。

  鼎甲公司自2009年2月成立以来,已在国内建立了一个30多人的软件开发团队,开发出3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存储备份软件。

  鼎甲的容灾备份一体化解决方案具有许多优势,除了拥有像数据零丢失、任意时间点恢复等先进功能之外,其最大的优势是鼎甲软件的每一行代码都是鼎甲的软件工程师自己开发的。由于鼎甲的产品是完全自主开发的,鼎甲在产品的个性化定制方面具有很强的优势。另外,鼎甲与中国电子拥有从应用软件开发到硬件制造的全系列、深层次的合作,这使得鼎甲的产品和服务具备国内其他厂商无法比拟的优势。

  王子骏介绍说,鼎甲通过与中国电子的合作,创造了融合国产硬件平台、国产操作系统、国产数据库等在内的纯国产的容灾备份一体机,可以为国家信息安全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在自主、可控、创新和国产化替代浪潮的推动下,中国的容灾、备份软件企业在奋起直追。王子骏肯定地表示,在备份和容灾产品方面,鼎甲有能力超越国外产品,否则中国电子也不会投资鼎甲。尤其是在政府和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核心行业,国产化替代是大势所趋。”

  王子骏表示,鼎甲的最大优势就是技术优势,这是中国电子在投资鼎甲之前通过第三方机构评估测试确认的。容灾、备份不仅需要技术领先,还需要服务到位。得益于中国电子的支持,鼎甲在安全和信任方面也建立了优势,能为企业提供可信、可靠的服务保障。